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爆料 鲁班大师神匠

时间:2019-11-27 作者:「微盒子」 阅读:

  鲁班是与墨子不分伯仲的机关天才。为了心无旁骛地研究机关科学,他在本该毕业的年纪,依赖稷下无限制的学年机制,长期驻留院内。开启“代号鲁班”研发计划后,他创造出首个具有生命力的第七号机关,他也不由与之产生了父子般的感情。

  稷下为邻城所受威胁提供兵力支援时,鲁班七号也被送至战场,在途中却因突袭走失。鲁班亲自去往邻城,一边支援前线,一边寻找七号下落。在此期间,他创造了一副六臂机械以应付各种混乱的局面。但直到战争结束,鲁班七号仍旧没有下落。

  回到稷下的鲁班从此闭]不出,比往日更沉浸在机械运作的世界中。他发明出许多看似无用的机关,尤其是各式机关翅膀,以弥补心中的憾恨。这原本是他与世界仅存的微弱联系,但这份联系因为“星之队”闯入他的生活,而重新恢复.....

  代号「鲁班」研发日志

  10.25

  鲁班六号显现新生问题。

  初步分析,原因可能为拟真化与机械的不兼容性。

  11.11

  在后山碰到一个和玩具木偶交谈的小孩。他的指尖有细线连接木偶关节,牵引后会有相应反馈。基础建模后可得,若在关节处加入自启动装置,反馈频率会提升66.89%。若细化面部组件和声带系统,会显著提升乐趣程度。

  也许我该仔细想想。

  11.26

  全新的尝试!

  我把这套系统命名为Al,它能复刻学习人类动作语言,并自启动反馈。我把植入Al系统的机关人送到稷下的孩子们中去,自我学习和进化的速度显著提升!

  当前迭代版本代号:鲁班七号。

  2.14

  它的河豚手雷砸了我的1号机,并且烧焦了我的胡子,

  需要调整一下触发公式和作用半径。

  猜想是出于人类年幼时期的动物本性。追求进化就

  得承担不稳定的代价,想用理智来要求大部分人类确实

  有些困难。

  6.1

  我发誓,照顾小型机器人和修理机械完全是两码事这太诡异了! !它今天叫了什么东西....趴趴......我并不记得我给它植入了情绪干扰器,这让我感到慌乱。

  情绪是最大的敌人,冷静...

  11.26

  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  为了肯定他近期的乖巧,我做了工艺革新,并安装了鲨嘴炮。他看起来乐不可支,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……无知更易满足。

  ……生日快乐。

  6.16

  你今天又叫“爸爸”了,这让我不得不重新修复被我一刀刻歪的机甲纹路。

  等你长大了会不会也成为一个手不太稳的机关师呢?我得为你提前做些稳定性试验 。

  7.15

  实验室每天都过于热闹,有些不自在。不过看得出他们很喜欢你,这让我很高兴除了总有人喜欢摸你之外,汗液会导致机甲硬面提前老化,也可能会出现一些其他意...如.果有智能判定识别的装置就很好,也许今年可以重启河豚飞艇的研究。

  另,我在研究适合元歌小木偶的Al系统,也许将来你们会成为好朋友。

  父与子

  不经事的稚子夜里出恭。仆妇们睡得死,他独自在这临时搭建的宅中迷了路。

  远远看到一团光晕,他晃悠悠走过去,近了发现是一座亮灯的房子。透过光,一只六爪怪的影子映在纸门上。他想起日间姆妈给他讲的战场上怪物的故事,哇地一声哭了出来:

  “把把啊一一呜呜呜哇一一 !”

  房子里烛光狠狠摇曳了一下,似乎那怪物也被惊到了。它猛地一转,随之是乒乒乓乓地机关坠地之声。稚子从未听过那声音,他听得最多的是鸣金,击鼓,以及辽远的战歌。

  怪物顿在门口,踌躇着没有下一个动作。强烈的好奇心燃起来,稚子不哭了。

  他不哭了,门却猛地被拉开。透过捂住眼睛的手指缝,他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。六只巨大纤细的爪子从身上伸出去,却没抓过来。良久,这怪物发出了人类的悠长叹息:

  “原来不是”

  这是个有些微妙的夜晚。

  一个高大的背着六只机关手的古怪男人,一个坐在工作台上瞪着大眼晴的好奇稚子。机关手同时开工,和男人的手默契地配合着,很快一个火铳模型玩具成形了,男人生涩地将它放在稚子面前。

  “机..居...“稚子指着男人背上的机关。

  “这叫机械手臂。由机械力驱动,帮助携带者最大限度地提升工作效率。这里很需要机关,在人手严重短缺的情况下,这个设计...”.男人讲到一半停下,他窘迫地把目光从稚子懵懂清澈的眼神中挪开,“是的.... 是蜘蛛。......稚子指着男人桌角的作品。

  “这是机械翅膀。一般用于高空飞行,侦查,反侦察,在改良设计之后可以通过瞬间爆发的加速躲避流弹袭击。

  如果在其中加入定位装置....”.男人又停下了,这次是被打断的。稚子玩着火铳模型咯咯笑着朝男人“开炮”。坐在机关台上的孩子,层出不穷的问题,捣乱地发射炮弹烧焦他的胡...他的思绪飘远了。

  “如果在其中加入定位装置,迷路了也不怕。”

  稚子觉得好像看到了爸爸,他很久没见过爸爸了。每一天爸爸出]他还没醒,回家他已经睡着了。姆妈抱着他讲爸爸在战场上威风凛凛的故事,那些辽远之声每一声都有可能来自他的爸爸。偶有一次夜晚他睡眼惺忪,看到爸爸坐在床头,还没卸的铠甲上带着夜里的霜气和风里的腥气,冰冷又令人害怕,但眼神就跟面前这男人一样柔和。

  他忽然很想念他的爸爸,就像这男人很想念自己的儿子。

  这是一个难得的没有战事的玄雍夜晚。战线边界,临时搭建的将军府邸,府邸里的临时机关实验室。

  男人耐心低沉的声音在夜色中缓缓流淌,就像他曾在稷下的实验室里,对着他的小儿子那样。